hi,欢迎进入40777食品资讯频道! 免费注册

中介通
中国食品饮料网->食品资讯->创业致富

一辈子只为吃草的猪

时间:2011-4-20 11:53:16 来源:中国食品饮料网 【查看评论
关键词:一辈子只为吃草的猪  
    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图解: 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田东县作登乡三陇村 这里就是欧阳天的老家,广西百色市田东县南部大石山区,人们常用“九分石头一分土”来形容这里的土地如何稀少。画面上这块用牛耕的土地,面积不足一分地,但已经是这个地方最好的耕地了。其余的就是在这些巴掌大的土地中换取口粮。 欧阳天:这个在这里算是平原了,像这种地是最好的了,你看,但是都是一坑一坑的这样,是最好的一个地方了。有的地方就是说刚有这么一点点土都拿来种玉米。 在这种地方养一头猪,一年能吃掉两个人的口粮,因此,三陇村的人不敢养猪,而只是养殖鸡鸭这样的小型动物。在这里出生的欧阳天,年少时却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 欧阳天:我想如果能够培育出一种不吃粮食的猪,吃草的猪,那该多好啊! 对于欧阳天这个想法,村里人只是付之一笑,他们认为,那只是小孩子的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。 村民杨光毕:牛是吃草嘛,猪就不可能吃草,我没有见过这些东西。 村民杨文仲:从来没有见过,没有见过用草来喂猪。 欧阳天:我一定要把这个品种给搞起来,因为我跟别的人不同,我是什么呢?我是在那个不是人生存的地方出来的,我们去看的那个地方,那个可不是人生存的地方,没有办法打粮食出来。 1997年,五十多岁的欧阳天开始重拾儿时这个梦想,他要培育出一种吃草的猪,并让这种猪成为南部大石山区农民的一条致富门路。为此,欧阳天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,两次病危入院,并且让在北京、上海工作的儿女回家创业。那么,欧阳天为什么在快退休的年龄才想起来去实现儿时的梦想?他能否培育出吃草的猪,去实现那个别人认为不切实际的梦想呢? 欧阳天大学毕业后,就成了田东县的一名干部,虽然走出了大山,但他一直没有忘记为村民们培养一种吃草的猪。直到1997年,作为田东县纪委副书记的欧阳天到北京参加纪检培训,培训期间和北方的学员聊天,得知有人驯养野猪。
   
    图解: 欧阳天:好多人就提出了现在养野猪得钱,那时候就讲每斤15元左右。 当听到北方的学员说野猪吃草时,欧阳天喜出望外,如果把野猪驯养出来,就能实现自己儿时的那个梦想。他先后三次从北方引进野猪回来驯养,但都失败了。 2000年,欧阳天到田东县的那拔乡平王村出差,村支书陆永林和欧阳天提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,而主角就是当地的巴马香猪。 巴马香猪主要产于广西的巴马、田东、田阳县,是一种比较优良的地方小型猪品种。在当地,人们喜欢把这种二十多斤重的巴马香猪加工成烤香猪、白切香猪等菜肴,用以招待客人,市场好,价格也高。 当养殖户把它们放养在山上,有时候巴马香猪会莫名其妙地怀孕,生出来的小猪仔很特别。 那拔乡平王村支书陆永林:怎么生出来的猪仔有条纹?我们感到非常奇怪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可能是野猪配的种。 平王村在田东县最高峰莲花山脚下,经常有野猪下山偷吃村民种的粮食,于是就有了巴马香猪跟野猪交配的事情。 欧阳天:山上的野猪跟农民的母猪交配以后,这种猪卖得10元钱,那时候香猪刚卖5元,多了一倍。 这个信息让欧阳天眼前一亮。最为关键的是,野猪吃草,而巴马香猪也比较耐粗饲料。在他看来,这样杂交出来的后代,一定也能吃草。欧阳天改变了养殖纯野猪的想法,转而决定用当地的野猪和巴马香猪杂交,但这个想法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。
   
    图解: 欧阳天的弟弟欧阳文:那时我讲他,是不是你脑进水?样样想搞,搞野香猪,田东、整个百色还没有人搞过,你怎么这样搞? 欧阳天的女儿欧阳青霞:我妈说,从今天开始,有猪就没有我们,有我们就没有猪。 驯养野猪都失败了,还想培育野猪和巴马香猪的杂交品种,家人认为欧阳天简直是胡来。而且,以欧阳天和爱人的工资足够他们一家人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,没必要再去受这份罪。但欧阳天不顾家人反对,以4000元一头的价格收购村民抓来的野公猪。 然而,到了配种的时候,欧阳天发现这猪怎么配都不成功,这让他很疑惑。为什么平王村放养出去的巴马香猪就能与野猪配种成功呢?带着这个问题,他再次找到陆永林。 拉拔乡平王村支书陆永林:我就问他,你要什么类型的?我们这里野猪有三种品种。大型的最大的是200斤左右,中型的150斤左右,小的80到100斤这样。
   
    图解: 从陆永林那里得知,莲花山有三种体型的野猪,最大的是这一种,有200多斤重,而他买来的正是这种大型野猪。巴马香猪是属于性早熟品种,母猪一般长到30-50斤就发情,大小不般配,导致配种失败。而且刚驯化的野猪警惕性高,生性凶猛,用人工受精的方法也行不通。 于是,欧阳天只好又买来这种100斤左右的小型野猪。第二年,欧阳天以小型野猪作为父本、巴马香猪为母本,培育出第一代杂交猪。 欧阳天:像这个是一代。这是第一代杂交猪,这种猪还不怎么吃草,现在吃60%的粮食。 虽然,这第一代的杂交猪吃草量占到了整个饲料量的40%,但离欧阳天理想的品种还有很大的距离。 2002年,欧阳天经过多级的杂交,他培育出吃草量占饲料量90%的节粮型猪种,并为这个新品种取名为野香猪。 欧阳天:这猪一放下去就吃了,吃草,全部都懂得吃草。平时就这样,放下去它就吃了,像人吃面条一样,放下去它就吃了,像吃面条一样,像人吃面条一样。 整整五年时间,欧阳天终于培育出了吃草的猪。如果把这种猪推广出去,不但能让南部大石山区的农民脱贫致富,对自己来说也将是一笔巨大的财富。 就在这一年,他正式退休,女儿也参加了这一年的高考。欧阳天准备让女儿学兽医专业,但他的想法遭到了妻子和女儿的强烈反对。 欧阳天的女儿欧阳青霞:我妈就是觉得把我们送出去读一些和这个没有关联的专业,任何什么都可以,然后我妈从我们填志愿到上大学都是一直统一战线,我和我哥也是,不想再重复我爸妈的那条路了,真的,他们活得太辛苦太辛苦了。 当年儿子填报高考志愿时,不顾父亲要求学农的意愿,执意选择了金融管理,一直让欧阳天耿耿于怀,心想女儿一定会听自己的话,没想到女儿也不愿意。
   
    图解: 失望之余,欧阳天只好作罢。退休后的他孤身一人到南部石山区发动农民养猪。他在田东、德保等县选择了150多户农民,免费向他们提供种猪,并负责回收销售。 记者:这是几头猪? 欧阳天:一头,100斤就是2000元。 记者:你那成本花了多少? 欧阳天:成本是三四百元,三百多元,这是可以的。 记者:那还比较合算。 野香猪的仔猪饲养到2-4个月后,就可作为烤猪原料上市。这一年,欧阳天赚到了繁育野香猪以来的第一桶金50万元,他赶紧加大扩繁力度,准备大干一场,然而,两年以后,欧阳天的事业却陷入一场危机。 2006年,欧阳天到田林县一位养殖户那里回收商品猪,刚进猪圈,他就觉得大事不妙了。 欧阳天:一看,不对头了,我说,这不是我的猪啊。怎么不是你的猪?她讲,怎么不是你的猪?我都跟你写好合同了。
   
    图解: 田林县养殖户黄梅花:肯定不是我的猪,他说。我说怎么不是?那个时候我还跟他顶几次嘴,然后他就说,你不要骗我了,我一眼就看得出这个是我的猪那个不是我的猪。当时我还想骗他呢。 为什么欧阳天一眼就认定黄梅花养的猪不是自己提供的品种呢?而黄梅花故意骗欧阳天又是为了什么?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隐情?欧阳天决定一查到底。 在我们采访期间,为了让我们更直观地了解当时的情况,欧阳天特意找了别的杂交猪与他培育的品种进行对比。 欧阳天:看我们这个猪是不是真正的野香猪,这个很短的,从这里到这里刚这么一点,当时这个就变异了,这个猪有点变异,变异它你看,这么长,有这么长,这么长,你看它的关节在这里,它的关节在这里。 当时,欧阳天在黄梅花的养猪场看到的情况就跟眼前这头小猪差不多。原来,看到野香猪供不应求,黄梅花从别的地方引进了一头公猪,哪曾想,培育出来的猪肉质不一样,顾客也不买账。 黄梅花:我们在田东县那边吃的味道为什么跟你这边不同?我说有什么不同?他们说,在田东县那边就没有你这个味道,在你这边膻味很重。 欧阳天:不是经济损失,如果把我这个野香猪这个牌砸了,我没办法交代,十年的努力毁于一旦了。 如果大家都像黄梅花这种做法,那这条致富的路子很快就会被堵住。他意识到,这种没有组织的合作方式,很难控制野香猪的质量,必须快速地找到一个好的办法来解决。 2006年,猪蓝耳病的暴发和流行,使养殖业经受了沉重打击,欧阳天的养猪场也不例外。心力交瘁的欧阳天也在这个节骨眼上突发脑溢血,送到医院后人事不知。 田东县中医院副院长黄远军:进来就是病人一边肢体瘫痪了,瘫痪还有一个浅昏迷,处于半昏迷状态,讲话已经不流利了,已经是偏瘫了。
   
    图解: 经过十多天的抢救,终于把欧阳天从死神边缘抢救过来。欧阳天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养猪场怎么样了,家人听了又生气又心疼。 欧阳天的弟弟欧阳文:为了这个事,我哭了多少次,劝了他都不听,劝了多少天,我劝了多少次,每次我们兄弟都是吵架的,问题你又搞不得,我们那个钱又出去。我们不心痛吗? 此时,猪蓝耳病正在流行,欧阳天也生病住院,养猪场没人管。之前想叫儿子回来却一直没开口,趁这时候他让儿子回来帮管理。 欧阳天的女儿欧阳青霞:打电话给我哥的时候,我就问他,哥,你回来吗?我哥说还是不回。 欧阳天的儿子欧阳伟玮:我在北京那么高的工资,一个月一万多块,我在这边工作也挺好的,回来干嘛? 欧阳伟玮在北京一家证劵公司的部门当经理,他不愿意再回到这个偏僻的小县城。
   
    图解: 半年后,病愈出院的欧阳天再次回到养猪场,想办法重新发展农户养殖。 2007年,一个人的到访为欧阳天找到了一个新的合作模式,这个人就是陶德强。当时,陶德强任隆林县民族局局长,想为当地的少数民族找一个致富项目,而百色市正好在推广养殖欧阳天的野香猪,于是陶德强就找了过来。 陶德强:看了以后,他杀一头给我吃,我感觉那个肉跟这种猪不一样,好吃。这样的话,我看他又在发明有专利,我看这个猪可以。 虽然陶德强认为欧阳天的野香猪存在很大的市场空间,但自己没有养殖技术,担心养不好,欧阳天的表态打消了陶德强的顾虑。 欧阳天:我说我去,我跟你合作,如果养得不好,不成功,我把这个手指砍掉,砍掉给你,这说明我是有决心跟他去做。 陶德强:当时他这句话也给我很大的鼓励的,鼓足干劲吧。 双方决定,在隆林县建立一个分场,再成立合作社,指导规范农户养殖。这种总场加分场加合作社的做法,让欧阳天很容易控制住外地的野香猪,发展速度也比以前快了很多。 2008年,就欧阳天再次患脑溢血昏迷,病情比第一次更严重。 田东县中医院副院长黄远军:如果出血量再多,可能就会出现死亡或者脑水肿。 欧阳天的女儿欧阳青霞:我哥当时就打电话,爸怎么样?我说,最坏的打算有可能是起不来了。我哥说,那行,你不要急,我马上回来。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当时陪着我妈走到楼梯口,我就哭了,因为我哥说回来了,毕竟我自己有了依靠。 欧阳天的病情随时都有可能恶化,医院再次下达了病危通知书。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,欧阳天再次奇迹般地活了过来。
   
    图解: 弟弟欧阳文:我说,干脆放弃了,不搞了,把这个养殖场卖掉了,如果有什么事我们互相商量,如果赔的话,我们两兄弟还贷款。 面对弟弟不断的劝说,此时已经不能说话的欧阳天还是无力地摇了摇头。 欧阳天的女儿欧阳青霞:当时我就落泪了。我就说,爸,你为什么要这样啊?我爸他还是要坚持,他在床上用手写字的时候,他说这是他的事业,他说,这是我一生的事业。 培育出吃草的猪,为祖祖辈辈生活在贫困大石山里的乡亲们找到一个致富的产业,是欧阳天执着的梦想。现在,距离这个梦想实现已经走出了一大步,他不能放弃。即便在第二次病倒了以后,欧阳天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力不从心,但他还是要坚持,他知道如果不完成这个梦想,自己一辈子会觉得遗憾。 此时,家人不知道,欧阳天的儿子欧阳伟玮已经回到了田东老家,他走在父亲建起来的猪圈里,心情很矛盾。一直以来,他和父亲选择的是不同的两条路,也不愿放弃北京月薪上万元的好工作,可是,病床上父亲的执着让他感动,他不得不做出一个艰难的抉择。
   
    图解: 欧阳天的女儿欧阳青霞:他进病房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笔记本电脑交到我爸的手上,就写几个字,我回来吧。当时我爸就笑了。一直到现在,我还是为我哥这种放弃挺感动的,真的,我哥为了这个野香猪真的放弃了他自己的梦想。 看到哥哥放弃了北京的工作回来打理养猪场,妹妹欧阳青霞也辞去了在上海一家医院的工作回到了田东。 欧阳天的女儿欧阳青霞: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梦想,就是帮我爸把它延续下去,让我爸稍微休息一下。 有了儿女的加盟,欧阳天的事业发展很快,在短短两年的时间,他的养猪场就扩大到了6个,还在隆林、德保、宾阳等县建立了分场,带动500多户农民养野香猪致富。 返回中国食品饮料网首页   责任编辑:40777.cn
免责声明:本网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您对文章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存在异议,请与本网联系。联系电话:0731-83848311
本文网址:http://news.40777.cn/info_38266.html
发表评论 (点击查看)
验证码: 图片看不清?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 网友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